计划经济中的价格不是真正的价格

不要说物质丰裕了,我们就可以不要市场经济了。恰恰相反,是因为我们搞市场经济所以物质才丰裕的。也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确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。

■ 谢作诗

宏观经济学一开始就讲国民收入核算。所谓国民收入核算,其实就是计算经济的总产量。

为什么微观经济学没有核算部分,宏观就有呢?答案在于,宏观不同产品量纲不同,没法直接相加总。1斤土豆+1斤土豆=2斤土豆,但1斤土豆和1台冰箱就没法直接相加了。

因此要计算经济的总产量,就必须解决量纲不同的问题。办法是用价值来度量产量。我们用GDP来衡量产量。一个国家一年内生产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之和就是GDP。

为什么只加总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呢?这是为了避免重复计算。举个例子,小麦价值3元,磨成面粉,价值5元,再做成面包,价值8元。如果我们把所有产品的价值相加总,就15元了,但实际上,经济只创造了8元的价值。小麦价值3元,磨成面粉只增加了2元,另外3元是小麦价值的转移,做成面包只增加了3元,另外5元是面粉价值的转移。

这个例子告诉我们,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之和正好是这个经济体一年新创造的价值。

也可以用增加值来计算GDP。小麦值3元,磨成面粉增加了2元,再把面粉做成面包,增加了3元,全部增加值之和为3+2+3,正好等于最终产品的价值,也就是GDP之值。

并非用价值来度量产量是理想的办法,而是没有办法,我们只能选择用价值来度量产量。

事实上,用价值来度量产量有很大的缺陷。因为可能产量没有变,货币超发了,价格上涨了,GDP也就增加了。正因为如此,宏观经济学才要费心费力地把货币扰动剔除掉,计算出实际GDP来。而没有剔除货币扰动的最终产品价值直接相加总得到的GDP叫做名义GDP。

用价值来度量产量的另一个缺陷是,那些没有价格的产品和劳务,就没法计入GDP了。

例如,你请保姆做家务,因为有价格,这个劳务就计入GDP,但如果是自己的太太做家务,同样的劳动却不计入GDP。之所以不计入GDP,不是不应该计入GDP,而是太太的劳动没有价格,无法计入GDP。这说明,假如没有价格的话,那么就没有办法进行经济核算。

假如没有价格,那么不仅没法进行宏观的经济核算,就是微观的经济决策,也十分困难。

你是农民,可以养鸡,可以养羊,可以养猪,但资源有限,你把有限的资源用来干什么呢?如果没有价格,就难以决定。而如果有价格,那么就可以根据价格,把有限的资源配置到价值最高的项目上。鸡的价值高就养鸡,羊的价值高就养羊,猪的价值高就养猪。

要建造一座桥,木桥需要木头若干钉子若干,铁桥需要水泥若干钢材若干,桥不同,寿命不同承重不同,收益也不同。没有价格,根本无法在这些不同质的方案中选择。而有了价格,只需要知道木桥和铁桥造价各多少、分别在几年之内给我带来多少投资回报就行。

价格如此重要,自然,我们要追问了,什么条件下才有价格呢?

我们说,只有在市场经济中才有价格,只有在权利清晰界定的情况下才可能有市场经济。

或许有人要说了,你别唬我们,我们经历过计划经济,计划经济下也是有价格的。

计划经济中的价格,不是真正的价格,不能反映资源的稀缺性,不能作为价值的真实度量,叫做影子价格。在计划经济中,商品标价2元,这个商品真的就值2元?计划经济中,企业账面上盈利,真的就盈利吗?企业账面上亏损,真的就亏损吗?不知道,没有了真正的价格,我们不知道价值是多少,不知道什么叫亏损、什么叫盈利,无法进行经济核算。

这就是计划经济下物质极度贫乏的根源。因为没有真正的市价,无法有效配置资源。

所以不要说物质丰裕了,我们就可以不要市场经济了。恰恰相反,是因为我们搞市场经济所以物质才丰裕的。也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确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。

也不要说,大数据时代可以不搞市场经济了。没有市场,数据就没有经济含义,纵使你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计算机,计算能力强大无比,又有什么意义呢?还是不能有效配置资源。(作者系浙江财经大学教授)